<noframes id="p1l99">

<address id="p1l99"><listing id="p1l99"><meter id="p1l99"></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p1l99"><nobr id="p1l99"><meter id="p1l99"></meter></nobr></form>
      <form id="p1l99"><listing id="p1l99"><meter id="p1l99"></meter></listing></form>

      ?
      首頁 ? 資訊 ? 快訊 ? 九江黑老大“嚴老咪”覆滅記

      九江黑老大“嚴老咪”覆滅記

      放大字體??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2-01-22 09:25    瀏覽次數:160

      記者/郭慧敏

      編輯/石愛華

      鄱陽湖一帶的采砂船(圖片來自網絡)

      “跟著嚴老咪他會帶你飛黃騰達,反對嚴老咪他會殺得你心服口服”,嚴茂華涉黑團伙成員如是說。

      因瞇瞇眼的特征,嚴茂華人送外號“嚴老咪”,上世紀九十年代起,他開設賭場,采砂斂財,聚集社會勢力,壟斷了九江地區房地產、高利貸、典當等行業;在涉黑成員的供述中,他利用權勢,雇人暗殺競爭對手,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控制著九江“黑道”。

      另一面,嚴茂華又是一位有名的“慈善家”。他曾是珠海市慈善總會名譽會長,汶川地震后,他以個人名義向災區捐款百萬,曾獲“廣東省抗震救災社會捐贈先進個人”和“珠海慈善十佳”等稱號。

      “混黑道”與“做慈善”構成了嚴茂華的雙面人生。直到2020年江西省公安廳依法成立專案組,對嚴茂華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立案偵查,嚴茂華構建多年的涉黑組織才被瓦解。

      截至2020年,公安機關在九江多地抓獲該案犯罪嫌疑人100余名。2021年8月,南昌市青云譜區人民法院針對嚴茂華一案作出刑事判決,多名涉案成員因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販賣毒品、非法拘禁等罪名獲刑。

      嚴茂華本人雖尚未歸案,但“大佬”淪為“在逃犯”已成事實。深一度記者梳理該案判決,試圖從在案人員的供述中還原出涉黑頭目“嚴老咪”從囂張一時走向最終覆滅的過程。

      嚴茂華因瞇瞇眼的特征,被人稱作“嚴老咪”

      涉黑“教父”的三次會議

      嚴茂華開始“混社會”始于上世紀九十年代,起初,他在一家漁場工作,隨后與人合伙開了修理廠,期間結識、拉攏了不少“兄弟”。

      嚴茂華能夠做出名聲,與其結識的社會人脈有很大關系。

      19 99年至2001年間,嚴茂華和九江地區社會勢力頭目楊陽、廖美華、徐浩然等人結識,并在九江市多家賓館開設賭場、聚眾賭博,具備了一定的經濟實力和黑道名聲。 2000年起,嚴茂華同陳霆、廖美華、徐浩然等人開始涉足長江九江段、鄱陽湖水域的采砂業務,并通過分配股份等方式招募、拉攏社會勢力參與。

      判決書顯示,嚴茂華參與的三次重要會議,決定了其采砂事業以及其所在涉黑團伙的走向。

      2001年,嚴茂華與陳霆、徐浩然等人一起,在廣州白天鵝賓館與安徽籍采砂業主袁冬生等人商議共同采砂,這次協商也被他們稱為“廣州會議”。幾方商議后決定由具有黑道影響力的嚴茂華一方負責處理地方關系,保障采砂安全,具有采砂資源的安徽一方負責調集泵船,組織生產。自此,嚴茂華黑社會性質組織初步形成,開始控制長江九江段、鄱陽湖水域的采砂業務。

      為了爭奪采砂權和擴大勢力范圍,嚴茂華所在涉黑組織分別對多名采砂業主和其他社會勢力頭目實施暗殺行為,其中就包括他曾經的“合作伙伴”楊陽。楊陽稱,上世紀九十年代,九江有三股勢力,一是販毒為業的田業雄、崔建忠一伙,二是徐曉忠、曾鋼一伙,三是自己和嚴茂華,嚴茂華為了發展勢力,將上述四人拉進自己的組織,接著對楊陽團伙進行追殺。

      2002年2月9日,嚴茂華指使手下余建賢、胡育財等人在??谑?ldquo;國賓大酒店”附近持刀將楊陽砍傷。這一砍,為嚴茂華砍出了名聲,團伙成員陳文供述,此后嚴茂華控制了整個九江黑道,九江混社會的人對嚴老咪像對“教父”一樣崇拜,都以加入嚴老咪的組織為榮。

      楊陽事件后不久,團伙成員陳霆、徐浩然等人和袁冬生等人在九江市原“其士酒店”進一步商議采砂業務,并對外宣稱成立“大盤子公司”,后又在湖北省黃梅縣小池鎮的“小池會議”上整合過駁業務,確立了團伙成員過駁業務的股份分配比例。

      2004年,以嚴茂華為首的涉黑組織因砍殺知名企業家嚴永敏一事震懾了九江商界,其勢力在當地達到頂峰。記者梳理發現, 嚴茂華與嚴永敏產生矛盾是在2001年底,當時,九江市友誼大廈在南昌舉行司法拍賣,嚴永敏中標后便接到嚴茂華恐嚇電話,稱要傷害嚴永敏家人。 2004年春節期間,嚴永敏在九江市“新川王大酒店”吃完飯出門,被嚴茂華團伙成員砍傷,當時在場的段光輝后來作證時稱,這件事之后,做生意的人談到嚴茂華就膽戰心驚。

      2008年,當地政府大力規范采砂業務,為了討論公司后的生存、發展問題,嚴茂華組織、召集陳霆、張超綱、李興旺等人在北京原“王府大酒店”召開“北京會議”,商量后續發展的分工和攫取利益的領域、行業。

      三次會議之后,嚴茂華團伙形成了完整的架構并將其勢力延伸到九江市建筑、房地產和典當等行業。

      大盤子公司的“巡湖隊”

      團伙成員徐浩然供述,他們的業務包括長江九江段、鄱陽湖等地的采砂業務、吊機公司的“過駁”業務、鄱陽湖船只加油業務、房地產開發項目、典當行業務等。

      其中,采砂及過駁業務獲利尤其多。團伙 成員張超綱稱,每隔十天或半個月,安徽一方和九江一方就會對采砂的利潤按股份分配,每次雙方都能分到幾十、上百萬元。 據其介紹,大盤子公司壟斷砂價,對每艘來鄱陽湖采區的購砂船都要收取5%的垃圾費、環保費和治安費等,獲利超過上百億元。

      張超綱還供述,公司的采砂業務持續一年半左右,九江一方又承接了蛤蟆石水域的過駁業務,股份與安徽方對半分。團伙成員李翔供述,為了更好地管理采砂區域,維護過駁利益,大盤子公司還成立了一支“巡湖隊”,在相關水域進行“地下執法”。巡湖隊分成兩部分,一部分對內,管理采區內的泵船、運砂船;另一部分對外,采區外有糾紛或沖突時,成員會乘坐“廬山號”大船出動“平事”。

      李翔說,在進行采區管理時,如果有船主不聽調解,他可以讓運砂船停運。“有時公司也會安排一些打壓、滋擾其它采區的事情”,李翔在供述中稱,自己漸漸“管”出惡名,還有了“巡湖隊長”的名號。

      巡湖隊成立之后,針對過往船只,“大盤子公司”還建立了一套查砂票制度。據到案人員供述,砂票是采區開給運力船的憑證,有砂票可證明運力船是在大盤子公司采區買的砂,過駁時不會被為難,如果運力船沒有砂票,則無法正常過駁。與此同時,“巡湖隊”會通過暴力的方法讓運力船必須到蛤蟆石的過駁公司過駁,以此實現壟斷。

      證人陳保國稱,自己的船就曾被“巡湖隊”攔截。2005年上半年,他的貨運船從南昌運了一船砂需要過駁,因蛤蟆石過駁市場砂子的價錢比八里江過駁市場低,陳保國便把船往八里江方向開,想去那過駁賣砂。沒想到,蛤蟆石過駁市場的人馬上開著快艇追過來攔截,因為陳保國沒有理會,快艇上的人用石子砸壞了船窗。

      除了過駁業務,當地的采砂業務和船只加油業務也受到嚴茂華所在團伙的嚴格管控。團伙成員李直坤供述,大盤子公司管理鄱陽湖采砂期間,所有船只只能在指定加油站加油。李直坤還稱,有一次他帶人巡湖,發現江西省都昌縣馬鞍村水域附近有不屬于大盤子公司的采砂船作業,于是前去驅趕。船主叫來村民幫忙,他們與當地村民發生沖突后便拿出手槍威脅嚇唬村民,在村子附近一個沙堆上開了幾槍,防止村民再來鬧事。

      此外,這支“巡湖隊”也成為嚴茂華打擊競爭對手的工具。2006年上半年,九江市都昌縣開采區對外競拍,證人黃飛虎回憶,大部分到場的競拍者都是大盤子公司派來的。最終楊林生和李業來合作拍下都昌縣的全部采區,從那時開始,楊林生便被嚴茂華“盯上”。嚴茂華派人明目張膽地跟蹤楊林生,并隔三差五地打電話威脅恐嚇,要他跟大盤子公司合作,否則就要“搞他”,即使如此,楊林生也未妥協。

      有證人供述,都昌縣采區開采十天左右,大盤子公司的采砂船開始到此越界開采,并派巡湖隊開快艇到采區鬧事,打砸泵船,毆打采區工作人員和運力船主。他們用煙花禮炮當作火箭筒對著泵船放炮,嚇得泵船主不敢在采區作業,運力船主不敢到采區來買砂。不到一個月,采砂區被搞得經營不下去,楊林生不得不選擇跟大盤子公司合作,以后,整個鄱陽湖采區包括都昌采區全部被大盤子公司壟斷。

      公安機關對在逃的嚴茂華發出通告

      “反對會被殺得心服口服”

      判決書顯示,一名證人證實,九江人稱嚴茂華為“嚴總”、“嚴主席”,這位黑道上的“大哥”對反對自己的人,會將其殺得心服口服。

      嚴茂華早期曾跟隨廖美華混社會,嚴茂華的實力壯大后,廖美華加入了嚴茂華組織的過駁業務,但因占股比例問題,二人關系慢慢出現裂隙。2009年,嚴茂華懷疑廖美華向公安部門舉報了自己,再加上廖美華在自己父親葬禮中表現出“大哥的姿態”,二人關系進一步惡化。

      于是,嚴茂華暗示一個名叫代焱的手下去教訓廖美華。因想要獲得嚴茂華組織的經濟實體江西昌沙砂石公司股份,代焱答應下來,隨后糾集多人在湖北省黃梅縣人民路持刀砍傷廖美華,代焱以此獲得了該砂石公司1%的股份。2010年至2014年,代焱所持股份獲得90萬元左右的利潤分紅。

      團伙成員徐浩然也供述稱,遇到不聽話的企業家或者對手,嚴茂華會利用團伙成員對其實施暗殺行為。尤其是從事采砂行業時,嚴茂華及大盤子公司會通過招投標控制各大采區,利用黑社會背景入股其它采區,或對有些不聽話的人直接“暗殺”,逼對方離開采砂行業。

      2001年,安徽商人宗誠與袁冬生等人在九江合作采砂,嚴茂華向宗誠等人索要股份遭拒后,安排人持刀砍殺宗誠,致其背部、手臂、腿部等多處受傷。證人熊小明稱,宗誠之所以被砍,是因為商議鄱陽湖采砂事宜時,宗誠代表安徽人在九江出面,嚴茂華覺得只有砍傷宗誠,安徽那邊的合作者才會乖乖地聽話,他們的生產技術、泵船等也就能為自己所用。

      “立威后,沒有人再敢進鄱陽湖采砂”,宗誠陳述,整個九江都知道他被殺傷的事情,其他人有錢也不敢去買采區,除非是嚴茂華挑剩下的。被砍傷后,宗誠變賣家財,舉家離開九江,到上海住了十多年,每次出門都要左顧右盼,怕受到襲擊。

      “砍殺”的任務常出現在嚴茂華組織中,但也不是每一次都能順利被“執行”。判決顯示,該團伙在砍殺競爭對手時多次因認錯人誤傷旁人。

      除了砍殺,該團伙也經常以打砸、威脅、恐嚇等手段實現目的。判決書顯示,2004年7月上旬,馮貽明和親戚在鄱陽湖買了一條采砂泵船,三天后的凌晨,大盤子公司派來二十余名年輕人,他們乘兩艘快艇,穿黑色衣服,手持砍刀或斧頭沖上采砂泵船打砸,邊砸邊喊“所有人蹲下”。最終馮貽明花了16萬才把船修好,事后他才知道,因為他買船時未向大盤子公司上交5萬元介紹費,所以才惹了麻煩。

      另一位當事人黃紅衛是原都昌縣新世紀造型材料有限公司負責人,據他所說,因大盤子公司想要霸占其公司,對方多次采取威脅恐嚇手段讓他退股,交出公司印章。2017年5月份,有二十余人砸開公司大門,黃紅衛家的門窗、私家車也被砸壞,考慮到公司經營及自身安全,他最終將公司轉出。

      嚴茂華在珠海的住所“澳洲山莊”別墅區

      “四大金剛”和“五層級組織

      嚴茂華團伙勢力的壯大離不開成員效力,成員們之所以愿意為其賣命,有賴于嚴密的組織架構和規則,此外,嚴茂華也擅長用利益安撫成員。

      判決書顯示,嚴茂華管理的團伙分工明確,職責清晰,存續的二十余年間,嚴茂華作為領導者對成員和事務均實行層級化管理。其中,余建賢、袁健、劉源遠等組織成員負責招募、管理 “打手”以便實施暴力活動;魏凌、何勇、陳文、王剛、屈勝鵬、楊聲磊、繆澤榮等組織成員負責參與內外協調、攫取經濟利益、管理組織財產。

      多位團伙成員在供述中對該涉黑組織層級做出詳細解釋,即嚴茂華是“老大”,為最高級,下面一級是陳霆、魏凌、張超綱和孫洪波,號稱"四大金剛",也稱“四大常委”,其中陳霆主要負責采沙業務;魏凌負責“紅道”,擺平社會上的關系;張超綱和孫洪波則負責吊機過駁業務。這樣的層級關系共有五級,第五層級成員各自又有自己的手下。

      成員們稱,他們的工資、獎金以及福利按照級別下發。嚴茂華還會購置一些貴重禮品、購物卡,逢年過節或婚喪嫁娶時送出。嚴茂華的司機支偉稱,嚴茂華在九江的半島一品別墅、珠海的國際奧爾夫別墅、澳門的賭場以及陳霆的柴桑春天別墅是團伙成員的主要聚集地,嚴茂華也會在聚會時偶爾發放獎勵。

      除此之外,嚴茂華對團伙成員的獎勵不限于現金和公司股份,多位成員的車子和房子都是嚴茂華以個人名義或是公司名義配發的。

      如果有成員在沖沖殺殺時出了事,嚴茂華等人便會出錢平事、照顧,安撫本人及家屬,在坐牢期間為成員存錢、看望其家人。 比如,成員胡育財、徐漢文在2002年砍殺楊陽后,嚴茂華將二人派到陳霆公司做事并給予每人1%的股份; 成員胡洛銘砍殺嚴永敏后,被安排進陳霆公司并持有1%股份。

      成員何勇供述,2002年他加入團伙時,成員“雷胖子”和“小老豬”就已經在坐牢,嚴茂華為顯示對手下的關懷,曾安排他給出獄的“小老豬”送去6萬元現金,連續給了兩年。

      田業雄也是嚴茂華的“關懷”對象之一。他曾是九江一股販毒勢力成員,2000年左右被嚴茂華“收編”,幫其打壓了不少競爭對手。后來田業雄販毒坐牢,嚴茂華不僅自己前去探望,還會讓手下去探監、存錢。

      2017年,田業雄出獄后獲得了50萬現金,以及一家砂礦公司4%至5%的股份,田業雄不需要出資,也不需要參與經營管理,憑借股份便在砂礦項目中分了500萬元。

      除嚴茂華外,其他層級成員也會以同樣方式向上“孝敬”或向下籠絡人心。陳霆經營的每家典當行,都會定期上繳利潤孝敬嚴茂華。

      多名高官成為“保護傘”

      除了排除異己、籠絡與安撫成員,嚴茂華涉黑團伙也在當地發展了自己的“保護傘”。判決顯示,多位國家工作人員曾為該團伙提供便利與幫助,九江市原政法委書記廖凱波、九江市公安局副局長賈治曾、廬山市委副書記周麟、九江市紀委監委駐市政協機關紀檢監察組副組長王旭、九江市柴桑區人民法院院長夏曉強和審判員呂龍鈞等人均受到拉攏,為其提供庇護。

      2020年12月9日,江西省監察委出具了《關于嚴茂華、陳霆等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懲腐打傘”有關情況說明》,其中顯示,僅因該組織成員屈勝鵬一起案件,就有賈治曾、周麟、王旭、吳蘇華四名官員因“說情”、“收受賄賂”等原因被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有的被開出黨籍、開除公職并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因收受嚴茂華、陳霆等團伙成員贈送的禮金、禮品等問題,九江市、縣共計44名黨員干部被處理。

      團伙成員繆澤榮供述,他曾求助九江縣法院院長夏曉強和庭長呂龍鈞,通過二人操作,他將九江榮邦房地產置業有限公司項目的土地過戶到自己的公司。事成之后,繆澤榮以公司聘請法律顧問的名義送給呂龍鈞60萬元,還多次送錢給夏曉強的情人,共計40萬元。另外,2016年下半年,呂龍鈞在辦案期間向繆澤榮提出“配一輛車方便辦案”的需求,之后,團伙成員轉賬20萬元給其買車。

      除以上官員外,深度參與團伙活動的魏凌與陳文也是國家工作人員。魏凌是九江市國安局干部,曾在公安局工作過。嚴茂華希望借助政府力量打擊競爭對手,同時尋求庇護,因此十分看重魏凌,一直尊稱其"魏哥"。

      有一次,魏凌、嚴茂華、陳霆等人從珠海坐飛機回九江,嚴茂華被機場公安扣住,魏凌亮出國家安全局工作人員的身份,跟公安說嚴茂華是他的“線人”,這才把嚴茂華擔保出來。九江地區嚴查盜采期間,也因為魏凌的干預,大盤子公司的采砂業務才沒有受到過多影響。

      陳文原是九江市八里湖公安分局民警,他與嚴茂華自小相識。2000年左右,陳文聽說嚴茂華通過控制九江的采砂業務攫取巨額利益,且團伙勢力日益壯大,開始與嚴茂華頻繁接觸,向其靠攏。

      2008年,陳文因在嚴茂華父親葬禮表現好,獲取了嚴茂華信任。此后,嚴茂華每年在九江的半島一品別墅與成員聚會時都會叫上陳文。2010年陳文大女兒考取大學,嚴茂華送了價值八千多的手表,兩年后,陳文小女兒出生時,嚴茂華又送了10萬元紅包給他。

      因為陳文做過警察,擔任過公安分局辦公室副主任,因此常為嚴茂華出謀劃策、協調關系。嚴茂華也常安排他為坐牢的成員探監、存錢。因此,團伙成員都說陳文是嚴老咪的辦公室主任。一旦有成員“犯事兒”,嚴茂華就會安排陳文去疏通關系。

      此外,嚴茂華還曾向十八大后江西落馬“首虎”陳安眾行賄。公開資料顯示,陳安眾曾任衡陽市委副書記、副市長、市長,景德鎮市委副書記、市長,萍鄉市委書記、九江市委書記,江西省政協副主席,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總工會主席等職務。

      據蚌埠市中院此前消息,陳安眾一案在審理時,檢方指控其5次直接或間接收受嚴茂華給予的0.36萬美元、價值人民幣23.41萬元的手表6塊、價值人民幣12.111萬元的“周大福”金條2根。陳安眾落馬后,嚴茂華在九江彭澤投資的公用碼頭項目也隨之被叫停。

      嚴茂華出資修建的“茂華希望小學”

      被褪去的“慈善家”光環

      游走江湖,成為“黑道大佬”的過程中,嚴茂華還將自己包裝成“慈善家”。

      據媒體報道,汶川地震后,嚴茂華反應迅速,以個人名義捐出100萬元,這是珠海市慈善總會收到的全市第一筆救災捐款,隨后隨著災情加重,嚴茂華再次捐出200萬元,成為“震后珠海向災區捐款最多的個人。”

      公開資料顯示,嚴茂華還是珠海市慈善總會榮譽會長,出資設立了廣東省茂華慈善基金會。汶川地震時,茂華慈善基金會聯合珠海慈善總會在四川茂縣援建了一所孤兒院,還曾聯合珠海各界慈善人士組成“珠海慈善慰問團”去到四川綿虒,捐款42萬,作為綿虒籍貧困大中小學生助學金。

      2007年,基金會又向北師大珠海分校捐款80萬元,成立“茂華獎助學金”,用于幫助困難學生完成學業;2008年至2010年先后捐資成立了九江市修水縣茂華希望小學、瑞昌縣茂華希望小學、九江縣茂華希望小學、星子縣茂華希望小學。

      2020年5月,江西省公安廳依法成立專案組,對嚴茂華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立案偵查,嚴茂華“慈善家”的身份與光環被褪去。警方在九江等多地抓獲該案犯罪嫌疑人100余名,但嚴茂華至今仍在逃。

      2021年11月,江西公安發布關于敦促嚴茂華等涉黑涉惡在逃人員投案自首的通告,在犯罪嫌疑人信息展示處,嚴茂華排在第一個。

      久久国产乱子伦精品免费女
      <noframes id="p1l99">

      <address id="p1l99"><listing id="p1l99"><meter id="p1l99"></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p1l99"><nobr id="p1l99"><meter id="p1l99"></meter></nobr></form>
          <form id="p1l99"><listing id="p1l99"><meter id="p1l99"></meter></listing></form>

          以上就是九江黑老大“嚴老咪”覆滅記的要點介紹,希望對大家了解九江黑老大“嚴老咪”覆滅記有所幫助,如有侵權,聯系我們37442552@qq.com。
          ?
          ?
          資料名片
          ?
          新快訊
          ?
          經商寶 — 經商創業營銷推廣電子商務門戶 網站地圖 | 特惠服務 | 關于我們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